草哥哥哥哥哥

=阿草/草草。
头像是撒脑丝画的!
喜欢就是那么简单,说来就来。
就如同宇宙中的浮尘一样,成为你身边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

优×零 001

      这个假期觉得很无聊,然后昨天就下手捡回写文的手感写一下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虽然写的东西不是特别的讲究,也是写来玩玩的,顺便记述一下自家孩子的故事,方便给大家安利XD

      优跟零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的OC了,所以自然会拿他们下刀子,希望你们能够喜欢这样的OC相处——


      要是能够喜欢上那就再好不过了呜呜呜……



       001  15:00

 

[***]

不得不说人总该会改变的。即便当初自己多么希望能够一直维持着现状,但是这些东西总归不能被自己操控着。

 

初春的天气十分适合趴在阳台上睡觉,暖暖的阳光不是特别的刺眼。

 

它透过窗帘,挤进窗口的缝隙里,紧接着躺在地上。地上铺满了皱皱的纸张,还有一些纸张已经揉成团了,没被丢进垃圾桶里,胡乱地丢在地上。

 

自己手上握着的是刚刚起头的编曲,潦草的字迹以及大大小小的红色圈圈遍布在纸上的各个角落。

 

自从沉迷编曲之后就很少有这种感觉了,这种写不出想要的东西的感觉。脑子里面填满的都是一些有的没的东西,根本没有思考其他东西的余地。

 

已经告诉自己不能再去回想过去了,过去的自己不值得让现在的自己停滞不前。更何况是曾经那样讨厌自己的过去,这些回忆如同灰霾一样不能够彻底抹掉,它一点点地留下痕迹,喃语般在耳边不停地响起。

 

人真的是累了。

 

但是身边已经不存在有人会把自己拥入怀内了。

 

[———]

打工的地方是离学校还有一点距离的一家咖啡馆,它蹲在闹市的一个小角落里。它里面的空气弥漫的都是研磨咖啡的味道,老板喜欢播出来的音乐是二三十年代的欧洲小资音乐。时不时会有一只小猫慵懒地团在玻璃水壶旁边,发出咪呜呜咪的响声。

 

去这家咖啡馆打工的原因还是朋友的请求,他说他这边的人手实在是不够,应老板的要求不得不找熟人来。

 

不过也罢,打工也不算坏事,而且还有好吃的饭菜招待员工,空闲的时候可以逗一下猫,写一下学校布置的课题。

 

这家店的老板做的研磨咖啡真的不错,很多顾客从很远的地方过来就是为了老板的这一杯咖啡。老板很热情,来者不拒。喜欢跟顾客聊天,没人的时候也会跟店员坐下来聊天,讲自己经营这个咖啡馆遇到的种种经历。他讲的故事也十分有趣,我也很喜欢听。所以留下来打工的理由可以说是非常的充足了。

 

打工这么久了,咖啡馆里面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好奇。

 

最近有一位客人,总是挑靠窗顺数第三个座位坐下。他点咖啡,每一次来只点这个,看上去又不是十分能喝苦的那种人。他周边没什么人的时候,会偷偷加很多方糖进去。没法放方糖的话,就紧皱着眉头喝完这杯咖啡。

 

虽然他自己觉得每一次应该没有人会发现这件事,但是他太显眼了,来来回回也是这样的打扮,不可能不注意到。他只会穿红色运动外套,还老是把衣服的拉链拉到尽头。红色的眼镜框架在他的鼻梁上,再加上他的刘海总是挡到眼睛,时常戴着口罩,好似生怕熟人认出他来。

 

每次看见他要不写东西,要不看书。很少看到他的正脸,倒不如说是没什么机会看到他的脸。身高差不多,年纪应该相差不了多少。

 

现在店里也不缺这种神经兮兮的顾客,不过他的话不多,老板跟他搭话,他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回复的。

 

今天的他,依旧是坐在那个角落。

 

然后我依旧也是帮他点惯例的一杯咖啡,叫他「稍等片刻,马上就好」。

 

只是这一次偷偷往他的杯子里放多了几颗方糖,给他的咖啡上加了一点点奶沫。

 

很好奇他喝下去之后,会是怎么一副表情呢?

 

[***]

「今天这个是附赠的。」

 

今天店员给我的这一杯跟往常的不一样。喝下去的第一口,被这个味道吓了一跳,不是平常的苦涩味,而是加了很多的甜味。

 

他站在收银台那里一直对着我笑,目睹我喝下去的表情。

 

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不过也不坏。

 


评论

热度(3)